研习资料

优秀领导干部先进事例选编——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第一大地测量队事例

有这样一群人,90%以上的队员都是常识分子,每一位技艺人员一年中有大半年时间都在荒郊野外度过。

  有这样一群人,他们六次登上珠穆朗玛峰,两次在珠穆朗玛峰上刻下举世瞩目的“中国高度”。

  有这样一群人,他们24次进驻内蒙古荒原,28次深刻西藏无人区,37次踏入新疆腹地,徒步行程总计5000多万公里,相当于绕地球1200多圈。

  今年7月1日,中共中央总书记习大大的一封回信,让这个英雄群体再次受到世人的眷注。他们,就是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第一大地测量队。

  用生命将测量觇标矗立地球之巅

  西安大雁塔下,沿着一排古槐掩映的小巷走到尽头,就可以看到一座白色高楼。这座大楼被当地人称为“大地数码港”,这里就是国家测绘局第一大地测量队的队部所在地。

  在三楼的一间会议室,记者见到了给习大大总书记写信的邵世坤等老共产党员,他们年纪最小的也有74岁,有的已是80岁高龄,满头白发,但看起来身体硬朗,满面红光。

  1975年,邵世坤、张志林、梁保根、薛璋、陆福仁、郁期青等国测一大队队员,在地球之巅的生命禁区奋战80多天,最终将测量觇标牢牢矗立于珠峰之巅,圆满完成了我国首次珠穆朗玛峰测量使命,向世界宣布珠穆朗玛峰海拔高度为8848.13米。这个精确的“中国高度”,迅速得到了联合国教科文组合和全世界的承认。正是这一测,让国测一大队名扬天下。

  但是,正如冰心所说,“成功的花儿,人们只惊羡她现时的明艳!然而当初她的芽儿,浸透了奋斗的泪泉,洒遍了牺牲的血雨”。对于首次珠穆朗玛峰测量使命,当年的队员之一郁期青回忆:“那时大家的装备保障条件十分简陋,每人身负四五十斤重的仪器,还要攀悬崖爬冰山,避冰缝躲雪崩,但没有一个人提议后撤。在完成7050米珠峰天险北坳的重力测量后,我因长期疲劳抵抗力下降,出现肺水肿,被紧急送往日喀则野战医院抢救40多天,体重由原来的70公斤降到35公斤,牙齿几乎掉光。”

  时隔30年后的2005年,由于地壳运动、气候变化等导致珠峰高程产生变化,国测一大队再次承担测量珠峰的使命。这一次,装备设备比昔时先进,但一样要面临恶劣的环境,不可预知的危险。国测一大队党委书记刘键先容:“2005年选拔四名年轻的队员,当时报名条件首先请求未婚、家里要有兄弟,因为这次的使命,随时或许有生命危险。”

  最终,队员们白日忍着缺氧头痛坚持功课,晚上蜷缩在零下30摄氏度的帐篷里。为了操纵仪器,队员任秀波、柏华岗冒着失去双手的危险,在零下40摄氏度的空气中脱掉了手套,史无前例地把重力测量推动到了海拔7790米的高度。就是靠着这样“不要命”的劲头,队员们仅用1个多月时间就在青藏高原布下了覆盖30多万平方公里的监视检测网,在珠峰脚下布设6个交会点位,并于5月22日成功登顶珠峰测量。2005年10月9日,中国再一次向世界宣布:珠穆朗玛峰的新高程数据8844.43米!

  国测一大队的队员,前赴后继,用生命创造了我国珠峰测量上的四个“世界第一”:第一次将现代和经典两种大地测量技艺完美集合地在珠峰地区展现;第一次精确测定了珠峰地区的似大地水准面;第一次在同一时间段内顺遂实施了珠峰高程交会和峰顶GPS测量;第一次获得了珠峰峰顶35分钟长时间、高质量的GPS观测数据。

  测绘如盐,苦中也有乐

  “测绘队员好比候鸟,绿叶发的时候出征,树叶黄的时候归来。”国测一大队队员岳建利说,队员们一般春天离开家,在每年腊月中下旬才能赶回来,而且很多远征的战场都荒无人烟,条件艰苦。

  他们到过最热的测区,地温高达60多摄氏度,队员们一天喝20斤的水,依然焦渴难忍。

  他们到藏北无人区,因为缺氧,队员头疼欲裂。为了止疼,队员把头卡在钢架床的床头钢管之间,这样卡住,外面一疼,里面的疼就不觉得了。

  他们到新疆阿尔金山,黑蚊子云雾般地围着人和牲口叮。一匹白马转瞬间叮满蚊子,成了黑马,黑马在地上打个滚,死蚊子的血又把黑马染成红马。

  在吐鲁番艾丁湖,遇到大风,测绘队的一头骆驼被大风刮跑,追了近100公里才找到。

  在南极冰原,队员们为了几个数字,在大雪中恪守4天4夜。

  在可可西里,泥泞的沼泽充满危险,一辆车一天陷了30多次,一整天只走了3公里。

  “这就是大家的工作和生活。”干了一辈子测绘工作的大队原高级工程师邵世坤说:“大家干了一辈子测绘,现在我的子女们喜欢去的西藏、青海那些地方,大家年轻时早就游遍了,这也是大家工作的乐趣。”

  测绘的乐趣远不只这些,队员王文胜说:“大家最大的快乐,是能顺遂完成测量使命,辛苦没有白搭,汗水没有白流,心血没有白搭。一想到在祖国版图上有我测量的数据,就只有自豪和骄傲了。”

  “测绘如盐,是做任何大餐必不可少的东西,任何一个职业或重大工程都离不开测绘。测绘者的身影,无处不在,国家很多耳熟能详的大工程,其实都离不开国测一大队的支撑,比如青藏公路、西气东输、港珠澳大桥……但谈论起这些工程,很少有人知道测绘者发挥的重要作用。所以,测绘工编辑多如国测一大队的队员那样,是在背后默默无私奉献,测绘注定是一个给人快乐的先行者,这也是测绘人的快乐。”国家测绘局副局长宋超智如是说。

  “没有比人更高的山峰。”国测一大队队长肖学年说。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