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银河国际.com“三严三实”专题教学
www.银河国际.com“三严三实”专题教学

党员干部违纪违法典型案例警示录——苏荣案件警示录

发布日期:2015-09-14

  卖官鬻爵巧取豪夺误党毁业——全国政协原副主席

苏荣案件警示录

2018年05月29日 08:34
来源:共产党员网

    江西是革命老区,为革命胜利做出了巨大牺牲,老百姓对党有着深厚、真挚的感情,无论任何时候、什么情况下都没有动摇过。但是,苏荣到江西后的恶劣行径极大地伤害了老区人民的心,影响了党在人民心中的形象。

    苏荣及其家族形成了以卖官鬻爵、违规用人为依托,以插手名目为渠道,以假反腐为掩盖的敛财手法

    苏荣在“忏悔录”中写道:“我算了一下,副厅级以上干部给我送钱款和贵重物品的人数达40多人。我破坏了党的优良传统和规矩,严重违反了组合人事纪律,涉嫌受贿犯罪,真是懊悔交加、懊悔莫及,现在说这一切都晚了。”综观苏荣全案。卖官鬻爵,用人唯财唯亲唯顺,搞团团伙伙,排斥异己,既是他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的突出表现,也为其亲属到处插手人事安排和经济行动“一路绿灯”、非法获取巨利创造了条件。

    卖官鬻爵毫无尊严,形成团团伙伙和人身依附。苏荣在“忏悔录”中写道:“正常的同志关系,完全变成了商品交换关系。我家成了‘权钱交易所’,我就是‘所长’,老婆是‘收款员’。”苏荣卖官,什么人都收,上至省级干部下至副县级干部;什么东西都要,既有巨额现金也有宝贵字画、瓷器,连价值仅千元的小摆件也来者不拒;办成的收,办不成的也收,还有收钱不办事的。不少行贿人讥笑他没有一点省委书记的尊严,只是批发“官帽”的商人。苏荣案发后,江西省纪委按照有关线索,立案调査6名厅级干部、与多名干部谈话。以至于当地坊间流传这样的笑谈,“苏荣在外面的时候想提拔谁就提拔谁,在里面的时候想让谁下去就让谁下去”。

    纵容亲属参与卖官,其妻常吹耳边风,直接站前台。其妻于丽芳一方面让苏荣安排请托的干部,一方面依仗苏荣的影响,直接给省市领导打招呼提拔使用干部,对于办得不得力的,还向苏荣施加压力。于丽芳收受某领导干部钱款后,让苏荣提拔其职务,苏荣答应帮助处置,但未能如愿,于丽芳就和苏荣大吵大闹,苏荣只好辩讲解“我已经尽力了,别再闹了”。于丽芳还经常以“要不要老苏帮助”,暗示官员送钱送物。其子“毫不逊色”,多次插手江西干部任免。苏荣的其他有关亲属也曾应江西干部之托,向苏荣提议提拔重用的请求。

    培养代劳人,经过掮客卖官。围绕苏荣及其亲属产生了一些买官卖官的掮客。这些掮客有真有假,四处寻找有买官欲望的干部,常说“你也够条件了,花点钱,我先容你和于大姐、苏公子认识”。社会人员郭某和于丽芳熟稔后,经常插手人事安排,被称为“地下组合部长”。吉林私企老板王某曾是苏荣的下属,他第一次到江西时,苏荣就安排多名厅级干部宴请接风,之后多次将其先容给有关干部,并要大家关照“这位老弟”。苏荣应王某的请求提拔了多名干部,以致王某每次到江西,都有干部抢着去接送、宴请、送钱送物。

    以革新为托辞,为个人说了算预留操纵空间。苏荣打着干部人事准则革新的旗号,视组合人事纪律如无物,随意变更准则,用谁不用谁,都拿革新说事,其实是搞个人专断。面对全省建立厅级后备干部库,新提任厅级干部必须从后备干部中产生的限定,苏荣在操纵中屡屡突破,让很多干部极为反感,也让许多干部感到“要提拔必须走好苏荣这条线”。省发改委李某为了请苏荣帮他处置提拔问题,送上价值数百万元的名人字画。

    排斥异己,“逆我者亡”,形成威势。苏荣对持不同见解的干部,公然打击报复,甚至擅自改变组合决定,让许多无心“攀附”的干部,也产生了“不敢得罪他”的心理。2009年8月,时任省冶金集团企业董事长屠某,对苏荣力主的某集团收购南昌某钢铁企业方案提议不同见解,苏荣在省委常委会已经过屠某任省国资委副主任的情况下,违规搁置了屠某的任职。苏荣有一句口头禅:“叫纪委查你!”经常用来恐吓震慑不听话的人。许多干部反映,正是苏荣的这种做派,给了亲属和身边人底气,抽走了干部抵制歪风的胆气,“即使自己不想再提拔了,可也不想因得罪于丽芳等人出事”。

    以用人唯亲唯顺为后盾,把亲属插手名目作为获取巨利的主渠道。苏荣在“忏悔录”中写道:“我将自己主政的地方变成了亲朋故友谋取私利的经济领地,带坏了社会风气,也害了亲友。”于丽芳频繁插手土地出让、工程建设、招标投标,索取收受巨额财物。她成天往来江西各地,结交各色人等,许多干部、商人竞相巴结“于大姐”。其子多次插手土地、工程名目,大肆收取好处费。现已查实苏荣有13名家庭成员涉案,可谓夫妻联手、父子上阵、兄弟串通、七大姑八大姨协同敛财。苏荣的亲属获取巨利,看似经济问题,根子还在用人上。一些干部为了升迁或调整到重要岗位,不得不主动或被动为苏家的违纪违法作为大开方便之门。

    人前假反腐,掩饰人后真腐败。两面派,是不少江西干部对苏荣的评价。初到江西,苏荣就在干部全体会议上说:“我到江西是最后一站了,希翼离任时老百姓能说,苏荣这个人还行,还是做了些实事,我就满足了。”他还多次在会议上大讲反腐倡廉,细数亲属的情况,信誓旦旦地包管,没有亲戚在江西做生意,请求大家对打着他旗号的人不要理会,将虚伪和狡诈演绎得淋漓尽致。有人说,苏荣是“人前反腐、人后腐败”。但很多同志都认为,苏荣连“人前反腐”也算不上,自己不干净,还能反腐败?认定他在贯彻主体仔肩方面严重失职,一点都不冤。一些同志将苏荣的心态归结为,“一方面,自身搞腐败心里虚,很难管人;另一方面,故意把水搅浑,既方便浑水摸鱼又防止拔出萝卜带出泥”。2018年以来,中央纪委查处的陈安众、姚木根、赵智勇等省级干部,江西省纪委查处的省某委原主任李某某、某市委原书记陈某某、某市原市长丛某某、省某局原局长王某等厅级干部,腐败作为多产生在苏荣主政期间,且都存在给苏荣送钱送物问题。

    苏荣案暴露出对“一把手”任用、监管和政治生态建设存在薄弱环节

    苏荣及其亲属如此猖獗,给苏家送钱送物的干部如此之多,为苏家违纪违法办事的地方和部门如此之多,原因究竟何在?综合案情和有关同志的反映,有以下几点值得科研。

    选用“一把手”应慎之再慎。苏荣所收贿赂中大局部产生在2018年换届前后。许多干部反映,苏荣说江西是他的“最后一站”,其亲属更是将江西视为最后捞一把的机会。2018年换届前,于丽芳就向不少商人、干部讲,老苏快没权了,需要帮助早点说。其后,已超过限定年龄的苏荣连任省委书记。这让苏家侥幸和紧迫心理交织,放手捞最后一把。

    对“一把手”的监管乏力。许多江西干部暗示,“‘一把手’太重要了,大权独揽却又缺乏监督”,“苏荣的问题社会上早有反映,但上级发现不了、同级不敢监督、下级不敢抵制,群众不敢言、不敢怒”。2009年,某集团董事局主席方某为参与南昌某钢铁企业改制,经过于丽芳等人请苏荣给予帮助。苏荣违反决策程序和议事规则,直接决定本应由省政府或省国有企业革新领导小组决定的事件,致使南昌某钢铁企业57.97%的国有股权被该集团低价收购,造成巨额国有资产损失。

    一些党组合和领导干部丧失原则、不能依纪依法办事。从苏荣力排众议让姚木根成为副省级干部,明知陈安众反映多仍重用为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、省总工会主席并兼任省政法委副书记,到违规强推南昌某钢铁企业改制,纵容亲属和掮客插手人事安排。这桩桩件件,都应该有严刻的准则、纪律和监督。可惜的是,大多数干部慑于苏荣的威势,或主动巴结,或随波逐流,使准则和纪律成了摆设。

    “红包”满天飞、瓷器变“土产”的官场环境。不少同志谈到,八项限定出台前,江西一些干部收送红包比较常见。在一些人眼中,送不送、收不收红包,成了是不是“自己人”的标志;红包大小,成了衡量感情、忠诚和信任度的标尺。于丽芳手术后在深圳疗养,许多厅级干部打“飞的”去探望,并送上红包。以至于谁送了记不清了,谁没送却清清楚楚。景德镇瓷器也成了送礼用的“土特产”,送收双方都拿“土特产”的幌子当遮羞布,心照不宣、各得其所。办案人员形象地说:“如果宝贵瓷器都成了‘土特产’,在南非钻石就成了土特产。”专案组从苏荣及其亲友处共扣瓷板画200块,瓷瓶和其他瓷器319件。连苏荣也在“忏悔录”中承认,“自己简直成了瓷器经销商”。

    苏荣全方位地毁坏江西的政治生态和经济社会发扬环境

    苏荣作为省委书记,其腐败作为产生的示范效应、传导效应,涉及面广、影响力大、渗透性强,给江西政治、经济、社会带来相当严重的危害。

    严重扭曲用人导向,搞乱了干部思维,破坏了政治生态。多名江西

Copyright (c) 2015 www.银河国际.com 版权所有 陕娱乐平台10200399号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