外公
 【2018-12-22】
外公离开我已经15年了,每每回忆起来,眼前就浮现出他的样子。外公手握旱烟袋、眼睛微微眯着,黝黑的面庞,胡须皆已斑白,他吸一口烟,偶尔吐个烟圈,头微微仰着,一脸陶醉。外公嗜烟如命,无论是田间地头还是串门,都习惯把一支长长的旱烟袋用手握着或别在腰间。下地时累了休息的间隙,找一处干净石头,或者把锄头、镢头等农具放倒,坐在它们...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